APP下载
客服咨询
关注星途
音乐节扎堆难掩市场泡沫 产业链瞄准“月光经济”
转载
2015-08-05 15:30:061863179

   

    (李佳赟)在音符的浪潮里翻滚,在一场集体狂欢中捡回青春,90后的“宅男”张路摘下耳机,从封闭的数码网络中“出走”,第一次与音乐节现场挥舞双手的上千陌生人来了次面对面的“音乐社交”。

    短短十余载,中国音乐节已从地下小圈子游戏成长为每年百万人次参与的公共“大派对”。它既是当下年轻一代休闲方式“拥趸”的结果,也在迷幻旖旎的声浪中逐渐改变着现代人的社交及生活步伐。

   尽管音乐节的数量在节节攀升,但“遍地开花”的生长形式并不能掩盖其背后潜在的危机。当音乐圣殿与商业拥抱、曾经被定义为非主流的音乐节逐渐扩张成“公共节日”,目前仅仅依靠票房、赞助与音乐衍生品的国内音乐节却显得后劲不足。此外,同质化的演出阵容和急功近利的短视模式也使得不少音乐节“营养不良”,一场音乐节背后的经济账单正解构着音符中潜藏的文化及商业细节。

 

 

   音乐节“遍地开花”

   演出市场迎来新春天

   每年春末夏初,是中国音乐节扎堆的季节。2014年全国一共举办了148台户外音乐节,同比增长22.3%,音乐节在各地“生根发芽”,成为了文化消费市场的一道新景观。

   伴着人声音浪搭配的激越鼓点,衬着慵懒慢吞的民谣,迷笛音乐节、草莓音乐节等大小音乐现场在全国各地此起彼落,引来万众疯狂,音乐节也由此而成为城市青年的公共空间,也改写了许多中国城市青年们的日常休闲方式。

   阿熊是宁波灯塔音乐创始人,同时也是一名普通单位职工,摇滚的疯狂和个性的平和在他身上并未凸显出任何矛盾。阿熊认为,摇滚不一定就是另类和标榜,他热爱音乐中所展现出的那份纯粹和热烈,因此,五年来他都执着于为乐队和观众提供高品质的现场音乐体验。

   同样,在宁波夏至音乐日负责人胡科富看来,现场的魅力就在于身体感官可以零距离接触音乐,不设防的安全感、自由感、平等感等特质代表了当代中国的青年文化,同时也为日渐式微的唱片产业和演出市场寻找到新的契机和突围方式。

   “灯塔的含义在于方向指引。”在唱片业濒死的今天,阿熊希望音乐现场能如灯塔般,为音乐人引航泊岸,护送远航,更能为网络浪潮下的实业焦虑症,提供一剂名为体验式经济的药方。

 

 

   “泡沫”过后

   主题特色成突围王牌

   盛开往往也伴随着荼蘼。跟随爆发式发展而一同显现的,是国内音乐节阵容雷同、发展路径“复制”、目光短视等问题。急功近利、缺乏创新正成为阻碍音乐节成长的桎梏。

   此外,随着各地音乐节的繁盛,一些不具市场发展潜力的音乐节在举办了两三届之后就出现退市的现象,部分老牌音乐节和后起之秀在“虚火”过后,也相继离场,音乐节市场正进入挤泡沫阶段。

   在胡科富看来,随着音乐节数量呈几何倍数上涨,乐迷对音乐节品质要求越来越高,快消式音乐节将在洗牌过程中被大量淘汰。阿熊也感叹,当音乐人奔波于走穴赶场,创作缺乏创新与活力,这样的现场音乐早晚要走下坡路。

   为了吸纳更多的音乐类型来保持新鲜感,胡科富介绍,宁波夏至音乐日不仅邀请了法国重量级的音乐人和国内摇滚界的新兴势力共同加盟,还为本土大学生乐队提供了孵化平台,形成了“国际范”、“本土化”、“小鲜肉”等多种元素融合的包容模式。

   阿熊告诉记者,在国外,许多成功的音乐节都有着主题新颖、形式多样、内容上多元包容的特点。比如著名的英国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除了乐队演出之外,每到晚上主舞台外还会有马戏、魔术和杂耍,让音乐节有了专属的独特烙印。

   “未来我会考虑向主题式音乐现场转变,产生系列化的音乐品牌。”阿熊谋划道,万圣节音乐派对、灯光音乐派对等特色模式将陆续推出,灯塔音乐附近的街区也正在谋划地下文化派对,深受年轻人喜爱的吉他、滑板、街头艺术等潮流文化将与现场音乐组团发力,产生集聚效应。

   事实上,舟山东海音乐节就曾打出“穿比基尼听音乐”的口号,张北草原音乐节则以辽阔草原为舞台,在天地间纵声呐喊。诚然,主打“国际牌”、“特色牌”乃至“互联网牌”的特色音乐节在同质化尴尬之中转身突围,精准定位、增强体验正是这些音乐现场持有旺盛生命力的“王牌”。

 

 

   产业链初见端倪

   音符助力“月光经济”

   你方唱罢我登场,在音乐节的火热场面下,却难掩冰冷事实:目前音乐节的赢利模式普遍比较单一,收入的主要来源是票房、赞助商与音乐节衍生产品,能赚钱的音乐节凤毛麟角。

   阿熊回忆道,以前做音乐现场时在一旁还分设了酒区,通过酒水饮料的售卖来补贴音乐的亏损,如今品牌影响力逐渐扩大,活动会接受商业赞助来维持生命力。

   而对于宁波夏至音乐日来说,虽然自“出生”起便获拥高人气,亦有官方支持及商业赞助,但胡科富坦言,由于采取门票免费发放的“零门槛”形式,宁波夏至音乐日的举办依旧存有资金缺口,且其背后的品牌影响力目前仍难以“货币化”。

   但胡科富也惊喜地看到,夏至音乐日所在的宁波文化广场周边的众多商业业态,正随着音乐节的声浪扩散而“改头换面”。“以前,当附近商务楼的白领陆续下班,这边就像一座‘空城’,但随着音乐节品牌的打响,文化广场开始有了人气集聚,而且这种集聚还带有持续性。”胡科富回忆道。

   宁波文化广场工作人员史碧骅感叹,当音乐日结束,人群作鸟兽散地涌向各个零售超市,餐饮店和超市门口都排起了长龙。音乐节举办的近两年来,无论是人流还是周边商业的营业额都呈现几何倍数增长,一条由音乐节带动起的产业链已初见端倪。

   与之相应的是,音乐节的观众成分,也由最初的摇滚死忠与文艺青年,渐渐扩大到了大学生和白领阶层。当音乐节现场成为城市公共空间后,承载其上的就不单单是音乐传播的功能了,社交、消费、文化交流等各项公共功能相互叠加,形成了综合的推动引擎。

   而一场音乐节不仅是个人的声色记忆,同样也是一座城市的记忆片段。胡科富表示,摇滚音乐非常符合宁波这个港口城市的现代特质,有助于为宁波找到文化坐标,完成一场城市形象营销。

   “借助音乐节,城市区域品质将得到显著提升、商业业态将得到丰富、区域人气越发集聚,让‘月光经济’流淌在音乐中。”胡科富说道。月光经济又称夜市经济,以夜间文化演艺、餐饮购物、休闲娱乐等为主要内容,是衡量一座城市经济繁荣程度的“晴雨表”,无疑,音乐节的旋律线条正成为都市现代生活的新注脚。

 


分享
点赞19412
评论
头像
还能输入140个字符发布
加载中...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