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客服咨询
关注星途
音乐产业供给侧改革:唱出这个时代动听的歌
转载
2016-08-24 11:40:462580020

如何实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何给大众提供源源不断的原创精品,成为音乐产业最需面对的问题

大资本运作下的在线音乐平台生意很好,音乐很少。而谁都知道,内容才是音乐的真正价值所在

 

“现在的孩子听的还是以前那些歌,甚至我们父辈听的歌。”在北京工作的“70后”朱女士对《经济日报》记者说,上小学的孩子喜欢听音乐,自己也挖空心思给孩子找歌听,但难以置信的事实是,时代在更迭,音乐却没有太多推陈出新。

 

一个时代应该有属于一个时代的歌。上世纪50年代自然有《五星红旗迎风飘扬》传唱;80年代的记忆里是大街小巷流行的《信天游》;90年代《同桌的你》风靡大江南北。“我现在担心的是,正在成长的孩子只能听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歌,虽然这也没什么不好,问题是再往后怎么办?”朱女士提出这样的疑问。

 

生活越来越好,大众对音乐消费的需要也越来越旺盛,可是音乐需求与供给之间却出现了失衡和偏差。音乐产业也存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何给大众提供源源不断的原创精品,成为音乐产业最需面对的问题。

 

初具规模遭盗版

“都说是青春无悔包括所有的爱恋,都还在纷纷说着相许终生的誓言……”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当一曲《青春无悔》弥漫校园,我们迎来了中国流行音乐最鼎盛的时期。经历过那个年代的音乐人还依稀记得,在《音乐生活报》上,密密麻麻全是排行榜,流行歌曲多若繁星,首首传唱。

 

《涛声依旧》《爱情鸟》《祝你平安》《回到拉萨》……家喻户晓、红遍南北,这是音乐人最为自豪的时期。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部分音像出版社、唱片公司,成为大量音乐产品的投资者和出版者,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音乐产业雏形。

 

但好景不长,正值红火的音乐产业遭遇到了盗版的严重冲击,几乎毁掉了整整20年培育起来的市场,也毁掉了发展势头迅猛的原创音乐潮流。据说,《同桌的你》这张专辑连盗版共卖了1500万张,但到底是多少连高晓松自己也无法统计。

 

“小时候兜里本来就没多少钱,省下早饭钱,买两盘盗版带自己听听就可以了。”朱女士这样回忆着,“如今每次打开柜子,看到一摞摞的卡带,纠结半天,还是舍不得扔掉,音乐里有太多记忆”。

 

在正版与盗版并存的岁月,我国当年重要的音像制品集散地——广东音像城,依然车水马龙,盗版横行,音乐产业在艰难的环境下一息尚存。

 

“地面盗版时代,人们至少还保持着为音乐花钱的习惯,只不过正版卖10元钱,盗版卖3元钱。”高晓松近日在自己的脱口秀节目中追忆当年,乐观调侃道,“盗版反应最快一个礼拜,所以正版还有销售期,音乐人还有生存空间”。面对盗版,他虽然痛心疾首却表示地面盗版还未完全榨干音乐产业。


网上白听引地震

而当互联网盗版来临,则没有任何江湖情感,盗得音乐行业竭泽而渔。2005年,音乐产业遭遇互联网数字音乐的巨大冲击,本已脆弱的行业雪上加霜。由于互联网的便捷和免费下载,引发了产业大地震,彻底改变了传统的音乐生产链。

 

“以前音乐企业销售音乐是有实物产品的,互联网侵权的到来让音乐产业过去的格局被打破了。”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炬告诉记者,在实体唱片时代,音乐商品从生产到流通,一手钱一手货,有着明确的商业模式。

 

“大众改变之快难以想象!就在几年前,大家还在攒着早餐钱去买一盘卡带,买一张唱片,觉得自己很快乐。突然就说‘音乐就应该免费,我们房子都买不起了,为什么还要花钱买音乐?’”高晓松心里苦,拍电影是要花钱的,音乐录出来也得砸钱,饿着还能搞音乐吗?

 

于是,互联网的“白吃白拿”模式“饿”跑一大批人才。曾经去看一场Live House的摇滚秀,记者问旁边的一位年轻人,台上这些摇滚歌手靠什么生活,这位年轻人半开玩笑地说,“爸妈有钱吃爸妈,女友有钱吃女友”。这样的回复让人哭笑不得。

 

“很多人在抱怨音乐人不好好做音乐,只会上节目圈钱,其实正是我们这些长年听盗版音乐的人,亲手把音乐人和音乐圈送进坟墓。”“90后”大学生小刘说这些话的时候一脸正义感。

 

音乐这东西,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你把它放弃掉了,流失掉了,等10年后,你含着泪,拿起吉他已经忘记怎么弹。再抱起吉他的时候,还能不能有当年的理想和才华?高晓松戏说,10多年里这个行业只剩下两种人,一是无比热爱这个行业,咬牙坚持,不离不弃;二是真没人要的人。一句笑谈多少辛酸泪。

 

要给音乐找“娘家”

去年夏天,阳光照进音乐行业。国家版权局一纸最严版权令出台。11月,所有互联网平台上的未授权歌曲被统一拿下。

 

“终于等到了政府一句话。”继视频正版化后,音乐人高晓松们喜大普奔,穿过20年被盗版蹂躏的幽暗岁月,迎来曙光。

 

今年5月,阿里音乐推出全新泛娱乐交易平台阿里星球,高晓松、宋柯、何炅被称为阿里音乐铁三角站台背书,称将要打通唱片公司、词曲作者、歌手和粉丝的渠道。董事长高晓松明确表示阿里星球的角色就是梯子和平台。

 

如果定位是平台,那么内容供给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挖明星、买版权、找资金、做渠道,大资本运作下的在线音乐平台生意很好,音乐很少。而谁都知道,内容才是音乐的真正价值所在。

 

“没有人去投资做音乐,那么音乐现在的发展只是处在低水平,精英人物难以产生,优秀的经典的或者大家喜闻乐见的音乐少之又少。”王炬说。

 

“我们特别羡慕电影行业,因为音乐行业迫切需要被关注。”王炬告诉记者,当他得知《电影产业促进法》草案通过的时候,内心感慨万千,自己所在的音乐行业多年来一直没有对口的政府部门进行宏观管理。

 

王炬所任职的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是中国唯一的全国性音像与数字出版行业组织。“这是一个非营利社会团体,进行产业化管理方式,行政上并没有职能。”没钱、没人、没职能,无法发挥行业协会作用。

 

对于音乐产业未来的改革,记者询问王炬的建议,“与其建立对口管理部门,还不如改革更彻底些。政府文化部门是‘小政府’,所有艺术行业都以社团行业组织出现,形成政府管社团,社团管行业,行业管企业和个体。”王炬抛出了一个更为清晰直接的模式构想。不破不立,希望变革来得更加彻底。

 

是的,人们需要音乐,需要好听的歌来慰藉心灵,不要再让大家只能怀念那些好歌频出的往昔岁月,不要让我们的孩子听不到属于这个时代的歌。

(转载: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记者 张雪)


关注“星途网”微信公众号查看更多内容哟!

星途微信公众号二维码.png

分享
点赞28810
评论
头像
还能输入140个字符发布
加载中...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