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客服咨询
关注星途
数字音乐正版化:终成气候
转载
302989


111765_副本.jpg


今年以来,即使是不怎么听音乐的人也会发现:某些歌曲只能试听、下载需要付费了;某些歌曲因没有版权授权、在一些APP上已搜索不到。这让人不禁怀疑:几年前还纠结于网络盗版的音乐界,难道真的迎来了版权的春天?


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最新发布的《2016全球音乐报告》似乎正在佐证着音乐界这份温暖的气息:2015年中国音乐销量上涨63.8%,达到1.7亿美元,其中数字收入整体上升了68.6%。数字音乐领域究竟发生了些什么?正版化和数字音乐销量的上升,究竟是一时昙花还是真正可喜的变化?记者近日采访了音乐产业链各环节人士,一探究竟。



数字版权收入:放量增长


数字音乐正版化的变化节点正是2011年,那一年数字音乐企业受到版权人的围攻声讨。


几年前的数字音乐是这种状态:2011年,记者曾对小柯做过专访。当年上百名音乐人自发组织了“华语音乐词曲创作者联盟”,小柯是被选出跟百度进行权利追偿的4位代表之一。小柯针对当时百度MP3和众多数字音乐网站疯狂的盗版情形,指出版权意识薄弱、诚信和道义的式微,是音乐产业亟须解决的问题。


小柯当时表示,百度等互联网巨头在推动互联网的普及和应用上起了不小的作用,应当为互联网健康的商业模式再作一次贡献。除去盗版,小柯还指出,互联网的基本盈利模式是“流量变现”,百度MP3那些年流量产生的广告等利润,版权人却没有分享到毫厘。


曾在北京中文华纳文化有限公司任职的闫月,近年来已经转做了音乐人和作家。日前,她向记者介绍,2009年她和作家安妮宝贝合作了一部音乐小说《月》,安妮宝贝负责文字,里面选用了她钢琴专辑《敦煌》里的4首曲子。


当时,出版社给她一次性结清了版权费用。她也了解到,出版社曾把这4首曲子授权给新浪乐库及一些数字媒体免费使用,因此她本人也没跟网络传播再做费用上的计较。她的专辑《敦煌》也曾在不同场合被使用过。除了由出版社出面授权的一些网站,还有更多没得到个人和出版社授权的使用,如电视台、商场、游乐场所等。


闫月说,因为自己的版权较老且属小众版权,她压根没想到去向网站讨要收益。并且,以她在唱片公司任职的经验,以往即使是唱片公司出面打官司,也通常是集齐了好多张碟的盗版问题一起追讨权益,而实际能拿回的收益没多少,可谓见效慢且讨不了好。闫月正准备在明年发行新的钢琴专辑。虽然创作者大都不愿意操心版权管理事务,但她听到国内版权环境的新变化也感到振奋,表示未来会找正规的版权管理公司和合规的传播渠道来合作。


变化始于2011年。当年7月,百度宣布与国际三大唱片公司(环球音乐、华纳唱片、索尼音乐)的在华合资企业万仕达签署授权数字音乐发行协议,百度数字音乐的正版化浮出水面。直至去年底,在国家版权部门猛推“剑网行动”的背景下,国内多家音乐平台均进行了曲库清查工作,数字音乐开始大面积地呈现正版化面貌。


如果说,音乐人和唱片公司之间、唱片公司和数字音乐网站之间如何进行版权分成,属于商业机密或合同范畴,那么是否正版化,则属于一个国家版权环境和法律意识的范畴,同时意味着唱片公司和创作者能够获得授权后相应的版权收入。


民营音乐公司十三月唱片总裁卢中强直言,就现阶段情况看,中小音乐公司能够受惠于版权正版化的比例还不高,因为经历了音乐产业的式微后,很多中小公司都失去了版权投资和签约歌手的能力,也相应没有了版权储备。真正能够获得大量收益的应该是国际三大唱片公司,其拥有海量经典版权。


“2012年,我们公司把30多张以民谣为主的唱片版权都卖给了恒大音乐。如果现在去卖的话价格应该能翻3至5倍。”卢中强感叹今年音乐环境确实出现了较大利好。前年开始他们重新进行了版权储备,预计明年20多张唱片应该会有较好收益。“要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