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客服咨询
关注星途
张萌萌专访:摇滚乐首先就要批判 选秀节目在扼杀原创
原创
2016-08-23 11:58:3710019630

修改4e3a92b6ta988f30368ca&690.jpg

点击图片,进入张萌萌的音乐主页


“南方摇滚第一人”张萌萌近日接受星途君的采访,畅谈出道二十余年的音乐历程。他始终坚持自己的摇滚理想,勤奋创作,从未停止思考和批判。对话星途君时,他说道:“这些作品,是我跨越二十年时代变迁的人生态度。”

 

星途:今年推出的单曲《空城计》,加入了传统的戏曲元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尝试?

张萌萌:我相信中国人对空城计这个典故都相当熟悉,而且《空城计》也是中国传统戏曲的经典剧目。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从小就是科班学习传统戏曲,虽然说后来转做流行音乐、摇滚乐,可是这些已经融入到血液里的东西是不可磨灭的。而且我也经过了矫枉过正的抗拒期,一开始做唱片,我是绝对抗拒中国传统戏曲的。后来是从1994年,我的第三张专辑《Come On Baby》开始,发觉自己渴望在作品里加入戏曲的元素。结果一直到现在的第十一张唱片了,这二十多年来,每张专辑我都会有融合中国传统戏曲的作品,所以这也慢慢成为我的作品的个人特色吧。

 

星途:《空城计》表达出对现代都市的批判,你希望通过这首歌向大众传达什么?

张萌萌:我觉得摇滚乐首先就是要批判。在我的这个《空城计》里,我希望传达出来的是我到北京之后,对于现代都市社会的一些认识,和对人与人之间的冷漠的无奈,以及对当今社会发展的疑惑,还有对未来的悲观,甚至于恐惧。

 

星途:《美人计》和《空城计》都属于三十六计,这两首歌之间有没有联系呢?以后还会推出跟三十六计有关的歌曲吗?

张萌萌:从理论上来讲,都是我的作品,当然都有联系。首先,这是我跨越二十年时代变迁的人生态度,也是从无常人生的岁月历练和跌宕起伏中收获的不同认识。我的创作总是有感而发,所以我想一旦有感觉有触动我一定会继续做,我也会不断创作出有意义的作品。


 修改003x1zL1gy6FCaPk4LOf4&690.jpg


星途:去年的歌曲《理想不死》,歌词带点古风,有一种侠客气概。在你自己眼中和你朋友的眼中,你是不是一位“侠客”?

张萌萌:有很多人这样说我,其实我们这一代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点吧,应该是有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

 

星途:去年巴黎事件后,你很快就推出了《巴黎没有哭泣》,还谈到这可能是你一生中写的最悲伤的歌。但是恐袭没有停止过,如果再写类似的歌,你会用何种方式去表达?

张萌萌:不知道,只记得我当时的确是非常难过。也可能是因为巴黎对我来说有太深刻太美好的记忆吧。所以整个作品,我完全是在泣不成声的崩溃边缘完成。也是我几十年来最失控的一次创作经验。真不希望有下次,我是说恐怖袭击。


星途:这几年,很多老炮儿复出,但却被批评创作力下降,只能“炒冷饭”唱老歌,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你如何保持自己的创作力?

张萌萌:我觉得是整个大环境太浮躁了,尤其各色选秀节目都在炒冷饭,都在消费过去,都在提倡消费过去。并且他们都在怠慢原创,都在扼杀原创。呵呵,我只能呵呵了,那有什么办法呢?整个社会都像个暴发户一样,浮躁地可怕。不过没关系,这都是过程。扯远了,话说回来,老炮儿能坚持到今天还做音乐,这本身就是令人尊敬的,还能继续做都已经很好。我觉得像我这种经历过如此之多风风雨雨的人,而且如此热爱音乐,如此不妥协,如此有态度的人,我相信在摇滚老炮儿里有很多。


星途:出道二十多年,有哪些歌可以代表你不同时期的人生感悟? 

张萌萌:好多好多啊,不同时期都有很多。其实我的作品,可以分三个方面。一是个人情感方面,二是社会方面,三是生命认知。不过到后期,就融会贯通。所以我觉得,从早期的《流浪的心流浪的梦》、《我的感觉病了》、《梦》、《咳嗽的夜鸟》、《二十年》、《兄弟》,再到近几年的《向日葵》、《北京四月》、《将进酒》、《理想不死》等等等等,都算是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品。


关注“星途网”微信公众号查看更多内容哟!


星途微信公众号二维码.png

分享
点赞70999
评论
头像
还能输入140个字符发布
加载中...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