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客服咨询
关注星途
行吟诗人白羽专访:对世界深切凝视 因为爱得深沉
原创
2016-10-11 11:01:462042629

白羽 (2).jpg

点击图片,进入白羽的音乐主页


白羽,上海民谣代表人物,前著名GRUNGE乐队“小民是个机器人”的主唱。他用哲学思考,用文学唱民谣,在他的歌中,有对现实社会的反映和抨击,也有对人们内心深处的探究。他说,“我对这个世界深切的凝视,因为对它爱得深沉。”近日。星途对话白羽,与他一同探索充满深沉思考的歌。


星途:你以前玩乐队时唱躁动人心的摇滚,现在是唱充满哲思的民谣,怎么会有这样的转变?

白羽:我选择摇滚或者民谣,只不过是在表达形式上有所区别,但是对于我自身的人生价值观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我认为摇滚更是直白和简单,而民谣则会启发人的思考。

最初我选择摇滚,主要是因为年轻气盛,更富有热烈的热血和正义感,用当时一句很有影响力的话来讲就是“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非对错分明最好的表达方式就是通过摇滚乐这种形式去呐喊和批判。

选择民谣,是在2002年,开始养成读书的习惯。对于我来说,真正意义上的读书是读哲学,读影响人类文明的世界级的经典文学。自从读了越来越多真正的书籍之后,我发现很多事情并非不能那么简单的判断是非对错,背后还有更多的内涵和真相,于是我觉得摇滚这种方式已经不能满足我想表达的思想的广度和深度。


白羽 (3).jpg


星途:听说你写给敦煌的《飞天》,创作花了几年时间,当时怎么想到为敦煌创作这首歌呢?

白羽:《飞天》这首歌我总共花了四年时间,在去敦煌之前,我看了关于敦煌的纪录片。敦煌是古代丝绸之路重要交通要道,它也是中国、印度、希腊、伊斯兰四种文化的交汇中心,特别是莫高窟里的壁画,更是蕴含了历史和文化。经过在敦煌的旅途奔波,我的内心情感也发生了微妙的化学反应。特别当我听到苦行僧为了完成一幅壁画,有些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洞窟,猛烈的触动和感动撞击着自己。当我回到现实生活中很长一段时间,这种触动一直萦绕着我。因此,我想写这样一首歌,送给敦煌、莫高窟,送给那些苦行僧思考者。


星途:从《十四行诗》、到《苏菲的世界》再到《美丽新世界》,三个时期,三首以名著命名的歌,能否将它们当成你哲学思想的一个升华和变化?你想通过它们,来表达什么呢?

白羽:《十四行诗》这首歌其实是由海子的一首十四行诗《夜晚的月亮》谱成改编的,这首歌传达的思想我也是认可的,它表达了海子对中华民族困难根源的思索,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反思和怀疑。

《苏菲的世界》是一本哲学的入门书籍,我觉得应该把思考还给每一个人,特别是儿童。我们的教育是应试教育,过于僵化孩子的独立思考能力、想象能力、独立人格,所以我这首歌是写给中国儿童教育的一首歌。

《美丽新世界》这首歌跟赫胥黎《美丽新世界》也是一种后乌托邦的荒谬再现。我想写写我们这个时代是怎么样的,首先是孩子的教育,其次是老人碰瓷的现象和道德滑坡的关系,然后是男人受制于这个社会的压力,最后人们在单一价值观脑部充血状的疯狂。


白羽 (1).jpg


星途:你之前说,不希望听你唱歌的人都变成迷途的人,你在唱每首歌之前都必须当好一个麦田守望者,那这个“守望者”主要传达什么思想?

白羽:《麦田里的守望者》这本书主人公的目的和我一样,我们都希望孩子在自由奔跑的时候,不要掉入荒谬罪恶的深渊,我更希望自己在某些层面,能够做到孩子精神方面的守护者,而这个孩子就是每一个成年人内心永远不会长大的孩子。


星途:被称为思想者的音乐,有担心过自己的音乐过于哲学性,而变成小众音乐吗?

白羽:在国外像我这样的歌手并不小众,我的音乐也不小众。不过在国内当下来说,我的歌就显得小众。但既然我了解人生或者世界的那么多真相,我就不会故意违背自己的良心,偏偏写愚蠢简单、媚俗大众的歌。


星途:这几年民谣界一直有“民谣”与“伪民谣”之辩,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白羽:我认为民谣就是这个时代引领人们前行的音乐,带领人们走出迷惘的音乐。我把伪民谣分为四类,一是民歌,二是商业民谣,三是粗鲁的网络歌曲,四是小清新“诗与远方”、苍白的歌曲。


星途:什么时候会推出新专辑呢?接下来会举行巡演吗?

白羽:我打算最近出一张摇滚跟民谣对比性强的专辑,用现在的状态,去唱曾经愤怒的摇滚歌曲,也是对我自己青春的致敬。这张专辑大约会在2017年夏天面世,之后可能会在小范围做零星巡演。


关注“星途网”微信公众号查看更多内容哟!

1472697056132093909.png

分享
点赞16151
评论
头像
还能输入140个字符发布
加载中...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