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客服咨询
关注星途
品读李健——纯粹从何来?
转载
2015-08-19 15:00:5899999118

 品读李健——纯粹从何来?.jpg


自第一季《我是歌手》开播以来,“我是歌手”=“我是高音”的调侃就从未停歇过,如黄绮珊、邓紫棋等人凭巨肺铁嗓之能一路过关斩将,而所谓的细腻派则纷纷大败。


然第三季行至现在,一个低吟浅唱的“音乐诗人”李健却在一片高音厮杀中奇迹般地突出重围了。说是这季大众评委口味转淡?似也不准,因为前也有同划为细腻派的陈洁仪早早落了马。讲到底,还是因为李健在舞台上呈现出的音乐状态太有魔性,那种自内而外渗出的“纯粹”无懈可击,无从破招。而李健自己也表达过,保证作品的纯度是底线。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么多年,在音乐市场的纷纷扰扰之中,他如何提取一份“纯粹”?缘何他能守住那份“纯”?(新浪娱乐策划组“新娱乐实验室”出品,有趣、易读、有营养)


【唱得好听的秘诀?】

——真正的唱歌应该是比修养,比意境,而不是说像奥运会那样,更高、更快、更强


李健说:“在《歌手》舞台上,我希望用我的方式,传递不动声色、润物细无声的情感。”而这“润物细无声”最是考验功力。以爆发力见长的张靓颖就此也讲过 :将歌曲细节表达的淋漓尽致是自己当歌手这些年一直追求的。


那么,李健是如何将每一首歌都诠释得当的?他如此分享:


其一,别搞声乐那一套:“比如说汪峰唱得很好,许巍唱得也很好,但是他们参加歌手大赛可能复赛都进不去。因为你用那种标准,字正腔圆,共鸣很大来要求他们,他们是不符合那个标准的。但流行音乐最大的魅力在于它的特色,歌手特色足够好,比如像朴树这样的,他就能有足够的魅力去吸引你。”


其二,别想着炫那么多幺蛾子:“
我认为唱歌的最大的毛病就是颤音。大的颤音非常不好,小的颤音是允许的。你仔细听欧美人唱歌,尤其是乡村音乐,是没有颤音的,是直声唱法。我觉得直声唱法是能够存留最久远的。我觉得之所以港台那一带,今天还在听齐秦,就是因为齐秦的唱法是独特、先进的。他非常直接,不像很多歌手,这个颤音,都颤出一个大2度来,他们学了一些没有必要学的毛病的东西。”


其三,在选歌上坚持选择朴素、平实的作品:“唱歌永远是一个低门槛,但是要求非常高的艺术。今天有那么多的音乐,有R&B,有Hip-Hop,但在我眼里只有那些简单的、真诚的、能够感动你的,才算得上是好的音乐。真正的唱歌应该是比修养,比意境,而不是说像奥运会那样,更高、更快、更强,你拿起一把吉他,或是坐在钢琴前,弹唱一首歌,你所有的水平就一览无余,就像一张白纸一样。”


【什么才是真正的精神自由?】

——当你对于物质生活的要求越低,你在精神上就越自由,你的心灵生活就越丰富


 透过几期《歌手》比赛,观众大都深切感受到李健透过歌曲传达的悠然空远并不仅依其纯净的嗓音条件,超然源于心底,即他自己所说的,那是真实“意境”的比拼:“都说生存不易,那看你要怎么生活了。如果你成天惦记着吃鲍鱼鱼翅,住豪宅开好车,那当然会觉得生活是一件很有压力的事情,但是你要是像我这样,住在小房子里,出入自行车,穿20块钱一件的纯棉T恤,吃简单健康的饭食,算下来一个月真的花不了什么钱。像我之前发现了一个理发的好地方,理一次发才5块钱,一点不比那些要几百块钱的手艺差。”


【他的情怀是怎样渗透的?】

——他是一个特别出世的人,他跟这个世界没有关系,他只关心自己想关心的,不管这个东西是否得到别人的认可,商业价值跟他没有关系,他的内心有一个广阔的世界,比这个世界更丰富,但只有他知道。


知道了李健如今的追求,不免也要探寻一下他音乐中的情怀从根儿上讲来是怎样一点一点养成的?大体可从以下方面了解几分。


一、音乐基础打得好:“……听罗大佑和甲壳虫的音乐给我打开了特别好的一扇门,它告诉我,音乐最重要的是简单与真诚。可能只有一个淡淡的弦乐和吉他,它的讲述也可能非常的简单,但那样最动人,大学三年级以后,我就听了很多那样的好的音乐。在学习辅修课组后,我又开始听古典音乐。我最初对古典音乐都是敬而远之的,但真正有一天,你学音乐,你听得多了的时候,你才能够欣赏古典音乐。到今天为止,我每天听的音乐有一半以上都是古典音乐。因为它是所有音乐的一个源泉,是海洋;所有的音乐类型都和它有关。比如说甲壳虫,他们只不过是用吉他来演绎古典音乐。如果你用其他的乐器来代替吉他,比如用小提琴,它基本上就是古典音乐……”


二、他拥有着天然的细腻与敏感,如友人描述过:“李健虽然理性克制,但也时常触景生情,在还没有微博的博客年代,常看我的博文。他毫不隐藏地跟我说,又被我的某段书写而打动;开车听到麦田上的乌鸦,也会马上停车与我兴奋地电话一通……”


三、他的歌里没那么多爱恨情仇撕心裂肺的“八点档”剧情,他很少写情歌,而多涉万物清新,时光静好,题材本身就占着“大格局”优势:“譬如你觉得我某首歌是写给某一个人的,也可以成立,但我不太希望一首歌特别的局限,因为它的魅力就是不同的人听有不同的感受。”


四、受身边人感染影响。李健回忆,从大学时期起,围绕在身边的创作氛围就非常浓厚:“那时已经成名的比我们年长一些的,像高晓松、老狼,包括郑钧等,经常来学校表演,给我们这些热爱音乐的人很多鼓励。我记得九四年吧,就在隔壁的大礼堂,当时《同桌的你》刚刚流行,然后老狼在上面唱歌。我很羡慕。我想,要是有一天我像老狼这样就好了……如果问清华对我音乐创作的影响。我觉得如果不来到这个学校,我可能不会做一个歌手。恰恰是这样一个理工科院校,当它的人文气息出现的时候,就会特别吸引人。还记得我在清华北门的民房里住了一个夏天,正好遇到了一些流浪的诗人和画家从圆明园搬到了清华北门。他们的说话方式、生活方式和作品,都给了我不太一样的感觉。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有一些去创作的冲动。我看到了他们的诗歌和油画作品后,发现原来还有另一种思维方式的存在。这对于我来讲是有吸引力的。”而前不久,在某期《我是歌手》中,李健唱了一首钟立风的《今天是你的生日,妈妈》,有意思的是,他同原创、原唱钟立风的渊源颇深:“我跟小钟1995年相识,这么多年我一直觉得他是我生活中的提醒:还有人一直保持着初衷状态,像以前热爱音乐。我很羡慕他,我不可能拥有他永远在路上的旅人般的状态,我羡慕他放下一切,去自己想去的地方。”而钟立风也分享过他们彼此间的日常态:“早在我们二十来岁的时候,时常相约闲谈,每次见面我们都会为对方献唱近作,以作分享,以求鼓励。”


【怎样保持对音乐的专注?】

——别培养太多别的爱好


在他看来:“我相信很多音乐家还有另外的身份,但我并不建议音乐家有太多的爱好,因为时间有限,太多爱好会稀释对音乐的热情。”所以这么多年来,从未听说过李健如其他歌手一般,在做本职之余亦投资个副业或是在演员行当上插一脚或攒本书尝尝作家滋味之类,要真说有什么小情趣,多年来反复提及的也只是“看书,散步,旅行”这种稀疏平常的消遣,更何况,他的这些消遣亦有意无意地统统在为音乐服务:如他承认自己许多歌都是在走路时得到的灵感,好友钟立风也回忆过:……李健说他经常傍晚时分从家里跑步过美术馆到后海,然后又慢慢跑回来。我心想,这首歌(《什刹海》)肯定就是这么跑出来的……”又如他曾去南非旅游,所以写了首《好望角》,而《爱的四季》则是在美国写的:“总是在同一个地方也能写出东西来,但是不像外面走走那么激发你。”至于读更多书,更是打开他的视界:“比如我30岁以前一点宗教的意识都没有,现在偶尔看一些这方面的书,是因为到了这个阶段之后寻求一种方法和智慧。有的时候这种智慧跟知识还不一样,知识仅仅是一个素材而已,而有一些困惑是因为信仰的原因,我们的信仰是不断打翻、建立的,现在看一些那方面的书很有帮助,我有首歌叫《转眼瞬间》,有一句话叫“渐渐的失去渐渐的信仰”,讲的就是这些。”


【从未有过迷失与妥协吗?】

——为了做更“内在”的音乐,他选择在水木年华最为成功时选择离开


以前常被人问及为何在“水木年华”大热时选择退出?他只答一句:“还是音乐不够自由。”2001年“水木年华”成立,第二年李健和卢庚戌就已在channel V颁奖礼上大放异彩,当年和他们同级分领港台部分奖项的是红得吓人的F4,诸位自行体会一下。然而风头最劲时,李健发现不对劲了,首先是同“市场”产生矛盾:“随着单曲《一生有你》的走红,我们顺利签约了公司,你就要屈服于市场规则。《一生有你》红了,他们就希望我乘热打铁,之后的创作也沿袭这种风格,不要冒险去改变去尝试。这在我看来已经不是创作,根本就是工厂的流水线在制造产品,创作不再是一种享受而是煎熬。最让我焦虑的是这种生活正在一点点毁掉我对音乐的敏感和热爱。有好几次,我坐在条件一流的排练厅里,抱着一流的吉他,却压根不想弹琴,弹来弹去都是那些千篇一律的旋律,我真的都快吐了。”其次是和组合成员在音乐理念上的分歧:“当年,我和卢庚戌是因为对音乐的狂热喜爱而走到一起的, 但从我们的第二张唱片<<青春正传>>中就能看出各自的音乐倾向,喜欢不一样的音乐本身并没有什么错,只是我们都觉得应该给对方更自由的音乐空间。”“我们两个人对音乐都很纯粹,都不愿意做妥协,但是组合一定是要有人妥协的。所以就分开了。”李健更是形容这种分开是“必然中的必然”。几年后,朋友如此形容他单飞后首张自创专辑:“李健把录制好而还没发行的专辑给我听,叫我提提意见想法。这张专辑就是后来大家喜欢的《似水流年》。全部听完, 为之赞叹,更加感觉到他离开水木是正确的,歌曲涌动着真诚的情感,隐藏着节制的力量……”


【后来有没有再渴望过走红?】

——因为见过太多同行朋友的不快乐


李健多次表示自己真的不希望成为被太多鲜花欢呼声包围着的一线歌手。也许有人觉得他这大抵是种“酸葡萄”心理或是这位理想青年在“假清高”,然且不说“水木“或王菲演唱了《传奇》后,他也是体验过“红”滋味的,或从他曾经的采访片段中可以切实感受到李健对于“红”这件事的不耐。“这些年,我时不时会和音乐圈子里的人聚会,我发现我各方面的状态都是最好的。他们都戏称我是‘千年老妖’,意思是时间好像在我身上停止了,总也不显老。而他们,大部分都活得不快乐,吸毒的吸毒,自杀的自杀,得抑郁症的得抑郁症,为什么他们都算是成功人士了,最后却走上了绝路?我想就是因为,他们从不曾倾听过自己内心真实的声音,不了解自己真正想过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而是屈服于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一直在压抑自己。戴着面具生活,时间长了,人的心理就会出问题了。”


一如他举过朋友杨坤的例子:“有一次我和杨坤在他的大别墅里闲聊,他告诉我他得了抑郁症,每次上台唱歌,都会精神紧张、心率加快,害怕,恐惧,想找个地方躲起来。他说现在真怀念以前那个时候,和朋友在一起,喝着啤酒,可以一个晚上唱几十首,把自己所有会唱的歌都拿出来唱一遍,快乐得不得了。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唱歌会成为他的噩梦。我无言以对,这年代有多少人,全力追逐目标,达到了才知道,自己一直在做一件得不偿失的蠢事。”又如在当年王菲、李亚鹏离婚的当口,身为王菲好友的李健每次做访问必被问到对于这件事的看法,他会坦然回应,但也免不了皱眉感慨:“像他们会背负很多猜测和期望,人在这样一种生活压力下是很难释放自我的。所以对我来讲真的不希望成为超级巨星,那样你的生活会一塌糊涂。”


【那他强大的交际圈是如何形成的?】

——“我越来越相信缘分也好、命运也好,那些细小的安排”


新近参加个《我是歌手》,就引发王菲、姚晨等好友公开力挺,而再要算起来,赵薇、那英……一干圈内一线艺人都是李健的朋友,更不乏民谣歌手友人提及过:“(李健)一有机会就介绍我认识某某唱片公司的老总。”李健交际圈的强大程度令人咋舌,似和前文提到的他低调生活习性略不符,难不成李健也有些许逢场应酬的面向?非也。据知情人透露,李健为人随和,做事细心,最重要的是他的音乐打动了不少人,艺人朋友多不足为怪,一如王菲,两人也算是互为“粉丝”,或如好友鲁豫,更是在早期某次见面时直接表示自己听过、会唱他所有歌,而至于其他相识,李健也喜用“自然而然地一环扣一环”来形容,譬如曾经在他专辑里出了力的知名器乐师就是在因缘巧合下从许巍处结识的;“比如我是去许巍的唱片发布会认识这个器乐师的,当时许巍的发布会需要一些朋友的作品做一些环节,我的作品是去美国的照片,没有去美国的话就没有这些照片,没有这些照片就不可能参加这个活动,不可能参加这个活动就不可能认识这位器乐师,我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一环扣一环的,不是刻意为之……”


【谁“容许”他如此任性?】

——发行商、唱片公司老板、家人、朋友……


李健承认自己在音乐上是个执着得有些任性的人,在“水木”最红时单飞,在别人争破头想红想赚大钱时他却在后海遛弯、跑步……都是谁在“包容”着他的任性?


发行商:“水木”之后,李健沉寂了很长时间,而为他单飞后第一张专辑冒险买单的,是曾经发行水木年华专辑的发行商“泰达”:“泰达对我很信任,当初我只写了一首《似水流年》,我就给泰达的张总打电话,希望他听一听,因为以前水木的专辑都是泰达发行的,后来他特意从天津过来听这首歌,听后很喜欢,于是就决定同我合作,所以我一直都很感激。”


唱片公司:李健这样说道,“我总在说,我是少数的很幸运的人之一,靠自己的爱好为生,也有很多喜欢我音乐的朋友,你的每一个音乐想法都能得到实现。比如说,我想请两三个弹吉他最好的人来帮我录音,可以做到;想和中国爱乐乐团来合作,公司也会支持。我觉得这就够了,这就已经很自由了。”


家人:在此定要提到李健的妻子。在前段时间,有关“李健妻子是何许人也”的报道见诸网络,得到的讯息:俩人是哈尔滨的老乡且双方家庭还是世交;李健的妻子不但学历高,还非常漂亮,漂亮到曾经被星探挖掘过;在李健“低谷”时,是妻子一直支持、帮助着他。而钟立风在一篇文章中曾描绘了如此一副画面“有天约我去西四他家做客,我从后海宋庆龄故居附近的住所骑车欣然前往。到了之后,看见是一个干净明亮的院子。是夏天,清风蝉鸣、芳菲悠闲。李健与女友(即现在的妻子)门口相迎,郎才女貌、脱俗明亮。客厅书柜整齐摆放着CD、书籍、精美物件,主人品味一目了然。那天告别时,李健给我一首曲子,还没有歌词,他请我完成。夜晚听着曲子,灵感乍现,就是后来的《紫罗兰》……”。事实上,李健的妻子亦有文艺细胞,同李健有相似的品味,文中提到的那首《紫罗兰》也用到了一段其妻子的和声,钟立风说,“李健的恋人用独特语言唱出的句子是我从顾城诗中得来的灵感:他们排成排,跳着奇怪的舞,整齐得让你无法通过。”


【为何在《歌手》中坚持以不变应万变?】

——“我一直强调不太希望一个人有太多的变化。一个人的擅长是有限的,老变来变去就没有自己的风格了”


《歌手》舞台上,每个人都试图通过“颠覆”证明自己,似唯有李健一直出世般悠悠淡淡,他在某采访中就此做过解释:“翻唱的本质不是颠覆,即使颠覆也一定要做到让人舒服,不要面目全非。我一直强调不太希望一个人有太多的变化。一个人的擅长是有限的,老变来变去就没有自己的风格了。因为你已经出了三、四张唱片了,对我来讲已经摸透一个属于自己最适合的道路了,这意味着已经没有能力和不可能再找另一条路了。”


转载自:新浪娱乐


关注“星途网”微信公众号查看更多内容哟!

星途微信公众号二维码.png

分享
点赞104073
评论
头像
还能输入140个字符发布
加载中...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