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客服咨询
关注星途
没有钱你还会做音乐吗?
原创
2016-04-18 16:44:51234548327

版权资讯图.jpg


本周五,由中国(香港)数字音乐协会、星途网主办,正印传媒集团承办的“数字音乐·版权金融”峰会即将盛大开幕。在这场音乐版权峰会到临之前,星途君想与你聊一聊国内的音乐版权保护情况,以及国内音乐创作人的现况。

今天,将与大家分享来自国内资深乐评人太阳神的文章,与他一同走进音乐版权世界,共访音乐人的现况。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没有钱你会爱我吗?真心的一句话。没有钱你会爱我吗?我想听听你的回答……”曾经有一首这样的流行歌,唱着苦逼穷孩子的无奈。

没有钱你能做音乐吗?


QQ图片20160420152939.gif


做音乐的经常羡慕作家、画家,一支笔+聪明的脑袋就可能赚钱,就可能一步步实现自己的艺术梦。然而,充满旋律的脑袋+N个条件,未必能做成音乐。每个词曲作者们的抽屉里压着多少词曲,苦逼的词曲作者们心里很清楚。激情之后的歌谱落满灰尘,唱着韩英的“没有钱泪汪汪”继续激情,这就是音乐工作者们的旧状和现状。

常言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可是中国的音乐人哭了那么多年,依然没奶吃!说得难听一点,街头的行乞者都会借用音乐多换得几枚硬币。做音乐的人向谁乞讨?


《可惜不是你》   创作者曹轩宾竟只赚2万元

曾创作过《妈妈的吻》、《采蘑菇的小姑娘》等脍炙人口歌曲的谷建芬曾在一家餐厅吃完饭结账时,希望老板打一点折,遭到“义正辞严”的拒绝。巧的是,此时餐厅里正播放着谷建芬的歌曲。谷建芬气愤地反问一句:“你播放我的音乐,为什么不给我钱?”

早年,张全复与朋友在排挡宵夜,卖唱歌手过来,唱着跑调的《爱情鸟》,予以正调,遭到“义正辞严”的反驳。当朋友告诉卖唱歌手“你面前这人就是歌曲作者”时,卖唱歌手一脸尴尬。说起来,还是有点同情这位卖唱歌手的“不好彩”,没赚到小费还被呛了一顿。但自己的音乐被人作为谋生也好赚钱也罢的工具使用,自己分文不得,甚至常常根本不知道别人在盈利性使用,是否更是一件悲催的事呢?


QQ图片20160420152951.jpg


1990年,49岁的施光南去世,去世前,他的生活过得非常拮据。他的《在希望的田野上》《吐鲁番的葡萄熟了》红了很多年,他却几乎没收成。词作家孟广征表示,《我热恋的故乡》被传唱了无数次,但收到的版税少的可怜。给梁静茹写了《可惜不是你》的曹轩宾是内地第一个入围台湾金曲奖的作曲人,《可惜不是你》的传唱(使用)度非常高,但曹轩宾只不过赚了2万元。广东已故音乐人朱德荣曾无奈地说,同等级别的词曲作家,港台和内地的版权收入相差20倍以上。台湾歌手童安格曾对朱德荣说:你就凭《九月九的酒》、《老乡》这两首歌曲,就足可以把你养得好好的,而事实上《九月九的酒》一年收到的版权费只有几千元。


只认歌手不尊重词曲作者  创作者获利难

别人赚得盆满钵满,我们却连制作的本钱都拿不回来,这已是司空见惯。对于词曲作家的现状,有音乐制作人认为,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是国内使用歌曲的单位和个人几乎完全没有付费意识。按行规,国内每张专辑作者的分成在5%~8%左右,比日本还高,但事实上0.5%也不一定拿得到。

2013年,乔羽、谷建芬、傅庚辰、赵季平、徐沛东、陈晓光、阎肃、孟卫东、印青、张千一、雷蕾、三宝、李海鹰13位中国著名词曲作家联合发表声明,要求自2013年1月5日起,所有非公益性(即盈利)、商业性演唱活动涉及以上作者作品的,必须征得相关作者的书面授权许可并支付相应报酬,如擅自使用将被追究相关人员或单位的法律责任。13位词曲作者称,国内歌坛“只认歌手不尊重词曲作者”的情况已发展到了不能再忍的地步了。三年过去了,“涛声依旧”。


QQ图片20160420152947.jpg


这就是内地音乐工作者的真实的现状。不是没本事,而是本事无以换到奶喝,或者该他们喝的奶被人抢走了。


在太阳神的文章中,星途君看到了国内音乐创作者的窘况。数字音乐的便捷流通,让更多人轻松享受到音乐,但也因为如此,绝大部分的音乐人版权受到侵害,耗尽心血创作的作品却无从获利。那么音乐版权到底是怎么被侵犯了呢?请密切继续关注星途网。

 

 


分享
点赞1965854
评论
头像
还能输入140个字符发布
加载中...
    加载中...